企业首页 > 企业概况 > 生活的茶,慢慢品
企业概况
生活的茶,慢慢品
2017-11-19

有人说,人在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,就没了生死的界限,除非彼此的爱意已经被彻底忘记。有过共同经历,生命的光阴曾共度过便是故人了。故人之所以称作故人是因为时光,也因为时光,多少浓情蜜意成了清汤寡水,多少至爱亲朋可以形同陌路,庆幸的是总有一些点滴让记忆成为永恒,或者让生命生发出更多的可能。天下无不散宴席,但伤别离。宋代,白衣卿相柳永作《雨霖铃》,悲叹,“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”,离别的愁苦可以想见。饯别时,多饮酒相送,仿若不痛饮一番不足以减轻内心的痛楚,“劝君更进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,杯中酒是心中情,也是一别两宽的悲观。相比酒的离愁别绪,以茶相别就清新明快了许多。明代高启送别友人便以茶相赠,《赋得惠山泉送客游越》诗曰:云液流甘漱石牙,润通锡麓树增华。汲来晓冷和山雨,饮处春香带涧花。清泉茗茶,遍布山川大岳,以泉茶作别自有风情,同时也多了一份寄情山水的宽慰,从此不管何处驻足,只要有山泉茗茶的地方便有故友的情谊和念想。茶之于酒,少了醉酒情浓的沉迷,多了山明水秀的开阔。故人久别,以茶传情,另有妙趣,唐代诗人曹邺在《故人寄茶》里讲,友人从剑外寄来名茶“九华英”,自己半夜时分忍不住悸动,招来寺僧一同品尝,品后心旷神怡,文思泉涌,剩余的茶更是珍惜,不舍得拿出来喝了。字里行间都是赞美茶,睹物何尝不思人,时空与地域的间隔,挡不住一盏茶香里的情谊。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”,天下故人,不管是否还有重逢,只要还有茶香在,一盏温热里,便不会有诗人陆游,冬夜萧索中“老于俗事不挂眼,愁忆故人空断魂”的悲戚。此去经年,不负良辰美景,只因茶如故。
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 >>